楚敷

我只是一个自由洒脱的美少女罢了(´⌣`ʃƪ)

有大雕和青光啦!

【喻叶】我感觉队长有点不正常!

“我感觉队长有点不正常!”

黄少天在一次聚会中拉过叶修在角落里絮絮叨叨起来。

“你也知道我们蓝雨啥情况,魏老大脱离组织跑你们兴欣去了,虽然谈不上左拥右抱吧但至少能有个念想,可我们呢?!!!一群大老爷们干瞪眼!”黄少天说这些的时候语气忿忿的,跟要闹革命一样。

“这些不能成为你撸多的原因。”叶修深吸口烟,把烟雾呼到他脸上。

黄少天赶忙用手扇扇周围空气,避免吸入过多二手烟。“我靠什么啊!你听我说完啊!那天也不知道谁找了一堆小黄片,秉承着色即是空的心大家就统一了一下意见看泷泽*拉,这妹子啊大眼睛忽闪忽闪然后在床上吧……咳全队人看着都有点反应了,然后我就瞅队长,啥反应都没有!”

说到这里,他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猛的拍了一下桌子,引来了不少职业选手的视线。

“啊,我俩玩儿呢,没事啊吃你们的。”叶修急忙打了圆场,这才恢复方才的气氛。

不远处的喻文州眸色沉了沉。

“我们又换了许多片子,队长就跟个圣人似的,有几个人看着都不行了赶紧就去卫生间了,结果队长那里一点点起色都没看到!”

黄少天离叶修更近了,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

“你说,队长是不是阳痿啊?”

叶修一时之间也有点懵了,不知道怎么开口。如果真是阳痿,对一个男人的打击就有点大的离谱了。

他清了清嗓子,不想因为某些字句没咬清而说第二遍。“看着不太像,你可以去问问文州。”

黄少天瞪了瞪眼。“你觉得他会告诉我?!你变了!”

我变什么了,你个变态。叶修腹诽。

“那你帮我问吧叶修!我不太敢啊万一队长一急眼再把我给血溅当场我可就呜呜呜,我上有领导下有小卢我还没结婚还没把过妹不知道花儿为何这样红你为何这样不要脸诶不是总之你要帮我问啊!”

黄少天说完这些,还没等叶修骂他,就起身大嚎一声不好意思我家里有点事先走了,穿上外套就回家了。

留下叶修大写蒙逼。

???这孩子有病吧。

正当他这样想的时候,喻文州走了过来,如沐春风的笑容里隐隐约约有些不快。

“听少天说,前辈想问我点事?”

“呵呵。”叶修阖眸,如临大敌的猛吸口烟,心里唱起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支花,五十六个黄少天我草尼玛。

叶修瞅了瞅四周,有不少视线挪到这两位战术大师身上的,这很正常,以免俩人心怀不轨。

“也没什么大事,我正好要上个厕所,路上再问?”

喻文州弯着眉眼,薄唇勾着妥当的弧度。

“好。”





第二天黄少天给叶修打电话,嘟嘟半天才被接通。

“叶修咋样啊嘿嘿你问了吗?我可关心队长了你也别怪我昨天弃你而去啊!”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冷静而温柔,喻文州的声音。

“少天,叶修还在睡觉。”

听筒里传来几声动静,随即喻文州问了一句你醒了便听到另外一人嘶的一声说道,真是人面兽心。

喻文州笑笑,我帮你揉腰。

黄少天:excuse me???what???

“还有,我不是阳痿。”

喻文州说完这最后一句,就挂了电话。

黄少天捂着脸,为叶修逝去的魔法师之身点了根蜡。

end

一直觉得喻叶带黄少玩就是神助攻,喜欢。

【翔叶】你要成为一盘菜了。

傻狍子孙翔x偷猎者叶修




孙翔是一只正值壮年的野生狍子。


他和其他狍子相比,出色的外观和肌肉成为其中数一数二的佼佼者。


他身躯矫健,野兽天生的敏锐力和运动能力使他躲过一次次的捕捉。但在他嗅到那股烟味时,还是不由自主的寻找着根源。


不远处,一个神色懒散的男人倚在棵干枯的树干旁,两指夹的烟已快燃尽,也不管这林区安全随意就把烟蒂扔到脚下,缓了几秒后知后觉的用脚尖碾了几下。


孙翔瞅了他有一会儿,直到那人转头看到他,他也没有动。真不知道咋回事,他就直愣愣站着,忘了跑了。


午后的阳光在这树木高耸的林区中被遮了一大半,但还是有几缕透过细密的树叶缝隙,落在了男人的脸上。


男人脸上被光照着的肌肤白的真晃眼。孙翔这么想着眯了眯眸子,然后就晕倒了。


“老叶,等什么呢?”


不知何时,方锐站在了叶修的对面。方才他搜罗附近,返回时发现这一人一狍大眼瞪小眼,便悉心挑了个可以隐蔽的树干躲在其后,将麻醉剂安到枪膛里,观察动静。


“方锐大大,一只傻狍子而已,我看你藏半天了。”叶修嗤笑了一声。


“你可别说,是不是这狍子相中你了啊。”方锐也跟着笑。


“唉,想当初我们兴欣怎么就收了爱好人兽的你。”


“我呸!”


叶修也不继续跟他打嘴仗,本来是想找处稍微空旷点的地儿过过烟瘾,没想到意外的遇见了只狍子。


他三步并两步的走过去,蹲下身拍拍这尚还昏迷的狍子。肉质不错啊。


“你要成为一盘菜了,红烧还是过油炸呢。”


叶修已经决定,今晚兴欣的伙食就是这只狍子了。